歌声引我当八路
作者李原
主题词劫夫 抗战
全文歌声引我当八路
李原

许多人都唱过作曲家李劫夫谱写的歌曲,对于我来说,每当听到人们唱起充满活力、高亢豪放的《革命人永远是年青》和《我们走在大路上》时,我就会立刻心潮澎湃、感慨万千,仿佛又回到了我的青年时代,想起了我那战火中的青春岁月。
  1942年的春天,八路军来到河北省乐亭县,开辟新的抗日根据地。第二年夏天,昌(黎)乐(亭)县抗日民主政府建立,13岁的我成为本村冯哨栗庄儿童团团长。我和小伙伴们平日里除了站岗放哨,就是大唱抗战歌曲:劫夫谱写的《歌唱二小放牛郎》和《狼牙山五壮土歌》等,很受儿童团员们的喜爱。小伙伴们说:"这样的歌,好听、好唱,一会儿就学会。"记得八路军的区干部在教我们唱《歌唱二小放牛郎》时,还给我们讲了英雄王二小的故事,大家都被感动得哭了,同时也在我们幼小的心灵里播下了仇恨的种子。
  1944年冬天的一个黑夜,一支八路军队伍秘密来到乐亭城西门外进修中学进行抗日宣传。带队的干部叫孟昭信,他是我在育英小学早年毕业班的学长。当时,我刚从育英小学毕业,考入进修中学读书。见到孟昭信来校宣传抗日,我非常高兴,俩人交谈了许久。通过八路军深入的抗日宣传和自己在儿童团活动的深刻感悟,我不仅接受了革命教育,还懂得了苦难深重的中国人民只有坚持抗战才是唯'出路。于是,在1945年1月,我离开了敌占区的进修中学,悄悄来到解放区-乐亭城东沙崖董庄,在昌(黎)乐(亭)县抗日中学读书。这时,孟昭信已是八路军地方干部,在抗日中学兼任政治教师。
  不久,八路军冀热辽军区尖兵剧社韩大伟、刘大为、管桦、李巨川;小苏(苏志远)组成的前线文工队,到北宁路南扩军,招收文艺兵。在刘大为等的动员下,刚刚15岁的我和抗中同学谷向贞 (现名谷莹)、刘茵河一起,唱着劫夫的"中华民族,多么顽强,黄脸黑发,磊落大方......"毅然来到尖兵剧社,当上了八路军,走上了烽火前线。
  那时,日寇几乎天天"扫荡",部队日日行军,战斗频繁。我们经常演出的节目,主要是劫夫作曲的秧歌剧《八月十五》;女声独唱《歌唱二小放牛郎》、《忘不了》、《滦河曲》;合唱《中华民族》和《狼牙山五壮士》等,深受解政区军民的欢迎和好评。这些歌已广为流传,观众十分喜爱;剧社同志更是越唱越爱唱,越唱越好听,百演不衰,成了保留节目。劫夫的歌,好学易唱,通俗上口,地方韵味很浓,曲调流畅,旋律优美。内容更是贴近生活,有深厚的群众基础。所以大家都希望能见到劫夫,如果能跟这样的音乐家在一起工作,那该多好啊!
  真是天遂人愿。1946年春,李劫夫果真来到了冀东。他身材魁梧,黑红脸膛,眼睛炯炯有神,声音格外宏亮。同时他性格开朗,朴实无华,平易近人,热情正直。劫夫来了之后,尖兵剧社和刚刚成立的冀东军区文工团合并为冀东军区文艺工作团,劫夫担任团长。这个时期的冀东军区文工团,可谓人才济济,创作繁荣,演员和乐队阵容强大,创编力量雄厚,是鼎盛时期。劫夫在建团工作的第一要务,就是从学习贯彻党的文艺方针人手,抓文艺思想、抓人才、抓创作、抓基本功训练,使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针深入人心。
  劫夫多才多艺,工作也抓得很细。他充分发挥组织领导才能,调动了全团人员的积极性。劫夫自己"一专三会",既是文工团团长,又是演员、演奏员和美工。在舞台上,他有时拉小提琴、拉板胡、弹三弦;有时他是一位声音浑厚的男低音,并兼报幕员;他还会一手好画。
  劫夫是一位多产作曲家。在冀东近两年的工作中,他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作品,在演出中深受好评。在解放战争初期,他编曲的歌剧《大家喜欢》、《蔡哑叭捉顽军》,秧歌剧《老百姓大翻身》在全区剧社、文工团普遍演出,大受欢迎,推动了土地改革的深入发展。同时,在歌曲创作方面,有《四八烈士挽歌》、《国民党一团糟》、《五月的歌》、《七一小唱》、《尖刀子连》等。这些歌曲,唱遍了冀东部队,也演遍了冀东大地,深受军民的称赞。当年,冀东文艺舞台上群星灿烂,而冀东军区文工团则是群星中最明亮耀眼的一颗,劫夫则是一颗巨星。刘·此,冀东文艺战士为之光荣和骄傲。
  随着解放战争的发展和部队任务的变化,1947年8月,劫夫率冀东军区文工团编人东北野战军,为九纵队文工团。1948年8月,劫夫调哈尔滨东北鲁艺工作。劫夫走后,冀东广大文艺工作者和干部,经常提起李他,大家念念不忘这位才华横溢的人民音乐家。'
  不久,因工作原因,我也先后调到冀东十七军分区海滨剧社、东北二兵团、十三兵团、广西军区和华南军区文工团工作,担任合唱指挥。我们唱着劫夫的《歌唱二小放牛郎》、《八月十五》、《望见了北斗星》和《国民党一团糟》等歌曲,从冀东路南到东北辽沈战役;从华北平津战役、湖南湘西战役到华南两广战役;为民族解放与新中国的建立艰苦奋战,一路上也把劫夫的歌唱遍了大半个中国。建国后,我又唱着劫夫的歌,为党的文艺事业,奋斗了大半生。现在离休了,我又担任了辽宁省老干部合唱团团长兼指挥。劫夫的名曲《革命人永远是年青》和《我们走在大路上》等,是我们经常演唱的歌曲。老干部合唱团的老战士演唱时情绪饱满,歌声宏亮,经常是歌声刚落,观众掌声就响成一片,欢迎再来。每当此时,我都倍感亲切和自豪,心情激动万分,不由得想起老团长李劫夫同志。可惜,他离开我们太早了。这位德艺双馨的伟大音乐家留给我们的是永远的回忆和永恒的怀念!
  劫夫的歌,是战鼓,是军号,是时代的最强音,是可贵的精神财富。它给人们的鼓舞和力量难以估量。劫夫一生创作了两千多首歌曲,很多作品通俗易唱,家喻户晓,在全国产生了深远影响。劫夫的歌,充分体现了毛泽东文艺思想和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。我唱着劫夫的歌,走过61个春秋,从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到祖国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时期,它无时无刻不在激励着我,披荆斩棘,奔向前方!